相关文章

记者暗访街头"短信群发商" 车载伪基站骚扰数百米

  车载“伪基站”停在路边,正通过电脑笔记本以10651237888为号码发送垃圾短信,页面显示,20分钟内就发了两千多条。

  11月1日,京QDX591车上,新京报记者目击短信群发商利用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全程。

  11月1日,赵公口桥附近,新京报记者暗访车载伪基站,伪基站被放置于箱中,与笔记本电脑连接,可在1小时内向周边数百米区域内手机用户群发数千条垃圾短信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大路

  当随处可见的小广告纸贴在一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时,作为市民,你可以不信不问;可当垃圾、违法短信不时侵入手机时,你的生活则真正地被骚扰了。

  根据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近日发布的《2013上半年垃圾短信报告》,今年上半年,我国垃圾短信总量超过2000亿条,平均每个中国人收到150余条。

  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是“重灾区”,平均每部手机每天会收到2条以上垃圾短信。

  当你走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,或许就已经进入被骚扰的圈套。

  近日,新京报记者调查,北京街头出现短信群发商,他们会开着车,载着一种叫伪基站的短信群发设备,根据商家的要求群发广告、违法短信,而周边几百米的人群,手机若无防护,则无一幸免。

  目前,管理部门正着力打击利用伪基站群发短信的行为,全国多地有不法人员相继被刑拘。

  10月27日晚,国贸桥下。

  赵洋给朋友打电话,电话通了,没声音,手机没信号了。

  下一秒,一条号码为13800138000的短信钻了进来,“给你周围三公里内10万手机用户群发短信,只需1000元。”

  这条还没读完,又来一条,“高校学生、空姐、模特上门服务,按摩全身。”

  载着赵洋的银建出租车公司司机张洪建的两个手机也连续响起,他的手机页面上,满满两屏,除一条有用信息外,其余全是垃圾短信。

  这位老司机说,最近一年多,垃圾短信能叫他早晨起床,能让他半夜抓狂,“都有规律了,国贸这发的是找小姐,花乡那是卖二手车,中关村是卖发票的,东三四环整容的最多,新楼盘附近是卖房的,有时恨不得把手机扔了。”

  赵洋和张洪建不知道,群发垃圾短信的人,可能就在他们身边。

  面包车里的神秘箱子

  “给你周围三公里内10万手机用户群发短信,只需1000元。”赵洋收到的这条短信,是郭鹏(化名)发的。

  这个短信群发商不只给别人做广告,收工回家的路上,他也会这样“宣传”下自己。

  “覆盖三公里有点夸张,其实也就覆盖几百米。”郭鹏告诉客户,他的车到哪短信就发到哪,“每小时发6000条没问题。”

  11月1日13时许,郭鹏与他的客户徐扬(化名)在赵公口桥附近见面,新京报记者以徐扬朋友身份全程随同。

  “我上午给一家房产开发商发(短信),他那是4小时。”郭鹏在电话里对徐扬说,“你把编好的短信给我,不限内容,不签合同,说好了咱直接干。”

  徐扬发完编好的短信,不到一分钟,一辆车牌号为京QDX591的蓝色面包车开到他旁边。

  郭鹏拉着徐扬和记者上车,这辆车上除了司机,后排座上还有个人,和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  “设备在这儿。”郭鹏指了指后排座下面,一个长宽约40厘米、厚约15厘米的金属箱。他从座位下摸出两根数据线,一头插在金属箱预留的两个小孔上,另一端与笔记本电脑相连。

  “先发移动还是先发联通?”他打开电脑,屏幕上出现一个名为GSMS的页面,上面显示发送号码和发送条数等信息。

  这个页面的显著位置,还标注有“本设备只作为边远信号匮乏地区临时通信基站,勿作它用”的提示。

  郭鹏称,金属箱里就是最近风行的伪基站,“一台笔记本连上这个金属箱里的主机,就能挣钱。”

  电脑页面上,他上午给房地产公司发送的短信息还有记录。

  噼里啪啦地敲字,不到两分钟,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郭鹏已将徐扬编好的短信输入电脑的发送页面,“你瞅着啊,先发联通的。”

  7725条垃圾短信

  郭鹏点击页面右下角的开启按钮,眨眼工夫,已发出短信的计数栏里有上百条记录。

  此时,记者的联通号码手机立刻显示无信号。

  “这就对了。”郭鹏说,伪基站的工作原理非常简单:伪基站启动,干扰和屏蔽一定范围内的运营商信号,伪基站则趁着这个时间,搜索出附近的手机号,并将短信发送到这些号码上。

  手机信号消失10多秒后,短信上门,正是徐扬编写的那条超市促销短信。

  “我屏蔽运营商的信号,能持续10秒到20秒,我的短信推送完了,对方手机才能重新搜索到信号。”郭鹏说,这样也有很多用户的手机带来麻烦:不能自动恢复信号,需要重启。

  徐扬称要做促销的超市就在北京某海鲜市场附近,京QDX591停在该海鲜市场门前,不到20分钟,页面显示,这个伪基站已向周围群发了2593条短信。

  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,记者离开京QDX591,走到几十米外的一家烟酒店,老板端详着手机,看的正是那条短信。

  随后,郭鹏指挥面包车开动,并开始给移动号码发送短信,他能把发送号码显示为任意号码,甚至是邮箱号,“110都可以。给你用13800138000发吧,这是中国移动的充值号,相信的人更多。”

  凭他的经验,载有伪基站的车行驶只要以不高于60千米的时速,可以有效向周边用户群发短信。

  又过了20分钟,京QDX591先后路过光彩路和榴乡路北段,电脑屏幕显示,伪基站又给5132个移动号码群发了短信。

  不到一小时,共有7725部手机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。

  事后,郭鹏向徐扬收取了400元费用,“给别人发都是每小时500元,咱们要是长期合作,就按400元/小时给你服务。”

  就在郭鹏用伪基站群发小广告短信时,他的手机里也收到一条宣传减肥的垃圾短信。

  郭鹏很敏感地朝左右看了看,“肯定有另一辆载着伪基站的车从咱们旁边经过。”